成功案例 | 商标供求 | 分类帮助 | 商标注册 | 高级搜索
  新闻类别: 最新行业资讯 | 商标法律法规 | 商标知识篇 | 网络电商资讯 | 文书下载

商标资讯

国内首次斥资百亿买商标,解析云铜商标疑云

来源:www.mssb.cn 发表日期:2020-06-02 已有105人次阅览 上一条         下一条

一场300亿的商标收购案将云铜集团送上风口浪尖。6月1日中午,作为300亿商标的购买方,中国云铜(集团)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中国云铜”)发表声明指责“云南铜业股份有限公司”于2020年6月1日发布的澄清公告严重失实。而数小时钱云南铜业刚刚澄清自己和中国云铜毫无关系,也没有购买商标。

一个小小的“云铜”商标将二者牵连起来,北京商报记者多方查证,揭露其背后复杂的利益相关方。

一场不可能完成的收购?

这件事还要从中国云铜的一起300亿的商标案说起。

5月30日,中国云铜发出消息称,云铜集团以43.7亿美元受让美国奥洛海公司持有的全部《云铜》商标知识产权。

根据实时汇率,43.7亿美元约为312亿元人民币。

各界哗然,商标竟然这么贵吗?

2019年,曾有人斥1600万元竞价聚划算商标;2020年4月,网红产品快播商标曾在的商标知识产权拍卖中以950万元的价格被拍下。

但是斥资百亿买商标,这在国内还是首次。

“这个价钱确实超出了日常认知范围。”北京观韬中茂律所高级合伙人李洪江告诉北京商报记者。

300亿元的商标性价比是不是太低了呢,中国云铜不这样认为。中国云铜方面给出的说法是:“云铜”商标是重要的民族工业品牌,“云铜”牌电解铜是人们熟悉的工业产品。外国公司持有的《云铜》等知识产权终于回到中国,而中国企业也消除了因为品牌长期侵权面临美国方面的司法压力和巨额侵权赔偿风险。

实际上,中国云铜很爱宣传其对知识产权的重视。在其官网的集团要闻一栏,大量内容都与知识产权相关:加强知识产权保护、召开知识产权会议以及公司知识产权相关人事的任免等。

而与此形成鲜明对比的是,中国云铜似乎无力支持如此大手笔的知识产权体系重塑。

公开资料显示,中国云铜2009年在香港注册成立,同时挂牌上市云铜股份(00033.HK)。但近年来发展并不顺畅。

2018年后,中国云铜股价步入1元以下,截至2020年5月29日,公司股价为0.168元,总市值为1.88亿。

中国云铜4月1日发布的的2019年度业绩预告显示,2019年亏损3.227亿元。而其在2018年度亏损了1.03亿元。

业绩连续两年亏损,股价跌至1元以下,这样的云铜股份有钱去收购吗?

对此,有声音质疑中国云铜此举存在洗钱的可能性。

“这么高的收购价格确实很奇怪。”北京卓纬律师事务所合伙人孙志峰告诉北京商报记者,中国云铜其实不算是具有非常显著性与标志性的品牌,因此通常来说,价格不会这么高。如果价钱远高于公司的负担能力,更建议通过行政等方式来解决。

李洪江也向记者介绍称,中国企业从美国企业手中购买商标,叫做知识产权引进,目前是被国家政策鼓励的,并且还会给予税收方面的优惠。

那么这场收购背后是否令有深意?对此,李洪江与孙志峰不约而同地表示,以现有的证据来看,并不存在侵权和违法行为。商标作为无形财产,只要其手续合规且按照正常流程办理,价钱的高低并不能说明什么。

对此,记者也通过中国云铜的官方电话试图进行采访,但截至发稿时,电话未获接通。

此云铜非彼云铜

在中国云铜发布公告之前,A股上市公司云南铜业(000878)在早间发布了一则澄清公告,表示自己与中国云铜并无关系,且未购买过任何商标。

有趣的是,云南铜业的主产品品牌并不叫“云铜”,根据公告,云南铜业股份有限公司主产品阴极铜、黄金和白银所使用注册商标为“铁峰”。

中国云铜并非在云南卖铜的云南铜业,那中国云铜又是何许人也?

中国云铜官网显示,中国云铜集团有限公司于2009年在香港成立,目前资产规模已经超过千亿美元。

“实际上,在香港注册企业要比大陆简单得多,这也导致香港成为了品牌侵权纠纷的‘沃土’。我之前处理过一起案子,对方注册的品牌名称叫法国香奈儿,这明显会造成与正牌香奈儿的混淆,但依然在香港注册成功了。”孙志峰介绍称。

天眼查显示,中国云铜目前涉及11个开庭公告,其中有5项的被告均为云南铜业,案由都是侵害商标纠纷。

实际上,中国云铜与云南铜业(前身为云南冶炼厂)之间存在十余年的商标纠纷,曾在北京、深圳、昆明等多地以侵权为由提起大量诉讼。

2015年,中国云铜集团曾向国家工商总局商标局提出撤销云铜股份第40类商标的申请,理由是云铜股份连续3年不使用该商标。商标局当时决定将其撤销,云铜股份曾申请复议,但未能改变结果。

相比之下,输了诉讼的云南铜业反到实力雄厚。根据云南铜业4月发布的业绩公告,2019年云南铜业营收632.9亿元,同比增长33.44%。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简称净利润)约6.70亿元,同比增长436.85%。

根据云南铜业的公告,云南铜业营收的主要来源为“高纯阴极铜”,占总营收的76.7%。

而中国云铜在其官网宣称,主要产品为云铜牌阴极电解铜。而北京商报记者在百度、淘宝等各大网站搜索云铜牌阴极电解铜,均未获得任何信息。

根据中国云铜已经公布的2019年半年报来看,其主要营收为公司保安产品贸易及提供保安服务,占比高达70.1%。而云铜股份在去年中报的业务展望里介绍,自2018年起并无进行任何金属及矿产贸易业务。

“云铜系”浮出水面

云铜商标的归属权到底在谁呢?

北京商报记者在国家知识产权局官网查询发现,截至目前,与“云铜”相关商标的注册申请共有200件,其申请人主体主要有美国奥洛海集团公司、云南云瑞之祥文化传播有限公司、中国云铜集团有限公司、云南铜业股份有限公司、云南铜业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四川云铜机电科技有限公司等。

其中以本次《云铜》商标的转让方奥洛海公司申请的居多,截至目前多达146个,最早的于2008年7月25日申请,直到最近的2020年4月,该公司仍然在申请注册“云铜”商标。其申请的《云铜》商标除“云铜”之外,还有“云铜股份”、“云铜集团”、“云铜 YUNTONG”等。

奇怪的是,作为一家美国公司,奥洛海的名下只有中文商标,没有任何与英文相关的商标注册。与此同时,与奥洛海相关的公开资料也较少。中国云铜历史信息显示,有以美国奥洛海命名的奖项,2019年8月16日,中国云铜获得了美国奥洛海产品科技创新金奖。

而本次《云铜》商标的受让方中国云铜最早申请“云铜”商标是在2015年5月28日,此后,直到2018年3月22日才开始新的“云铜”相关商标申请。而在中国云铜开始申请之前,奥洛海公司申请的“云铜”相关商标仅有27个。

奥洛海与中国云铜之间的关系不禁让人质疑。

“其实,中国企业购买海外企业持有的中国商标是存在优势的,也许不需要花这么多钱。”据李洪江介绍,中国企业可以发起针对商标注册的挑战,对于已经注册的商标,如果该美国企业连续三年没有使用,中国企业是可以申请撤销的,也称为撤三,是一种常用的商标保护方式。

“不过,这个过程会比较漫长,取证比较复杂,对于本身的商标持有企业奥洛海来说比较有利。然而一旦撤三成立,每个商标的行政费用只需3000元人民币。”北京卓纬律师事务所合伙人孙志峰向北京商报记者介绍。

每个商标只需3000元,而奥洛海所持有的《云铜》系列商标超过140个,尽管如此,中国云铜只需要四十多万的金钱成本就可以解决这一问题。

此外,看似与铜业毫不沾边的云南云瑞之祥文化传播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云瑞之祥)也拥有45个“云铜”注册商标的商标权。与此同时,云瑞之祥还曾在2019年因为“云铜”商标将云南铜业告上法院,最终法院判决云南铜业未构成商标侵权,驳回了云瑞之祥的全部诉请。

根据中国云铜公告,二者虽非公司投资与被投资关系,但为商业合作公司。

一场旷日持久的战役

没有了“云铜”商标的云南铜业会受到影响吗?

截至发稿,云南铜业(000878)涨幅扩至2.86%,收盘价9.7元。

资本看好,在知识产权领域,云南铜业的处境就不太妙了。

此前云南铜业与中国云铜产生商标注册纠纷时,云南矿业就公开对外表示“对方公司实际上是恶意抢注商标,而且想以此牟利。”该公司代理人称,2008年起,中国云铜和该公司股东的另一家公司就以非法占有为目的,全类别通过抢注“云铜”商标,并在报刊、互联网上大肆宣扬叫卖,以获得高额收入。

对于云南铜业是否可以继续使用云铜商标,李洪江则告诉记者,理论上来说,商号权也就是企业名称本身就是一种知识产权,但这种知识产权的影响范围有限,例如云南铜业,它只基于云南省内使用。因此云南铜业如果要走出云南省,则面临着被诉讼的风险。

但云南铜业也并非毫无办法。“不过云南铜业如果可以证明云铜这一商标在注册之前,自身已经具有一定影响力,就可以说明其它企业在恶意抢注,可以使这些商标无效。”李洪江说。

但对于如何判断影响力,李洪江表示,这是一个很复杂的维度,包括企业名称的宣传时间、宣传费用、知名度、市场占有率等等。

孙志峰也对记者表示,如果有证据证明,自己的企业名称或简称具有一定知名度和影响力,有市场主体存在擅自使用与自己知名企业名称或简称相同或近似的名称,且容易造成相关公众混淆的,就有可能被认定构成不正当竞争。

 

此外,撤三作为商标撤销的常用手段,被业内形容为物美价廉。然而是否适用于此案件呢?

撤三需要企业三年内未使用该商标。据孙志峰介绍,此处的商标使用,是指将商标用于商品、商品包装或者容器以及商品交易文书上,或者将商标用于广告宣传、展览以及其他商业活动中,用于识别商品来源的行为。

也就意味着,尽管中国云铜目前并不生产铜制品,但只要中国云铜在宣传或签合同时使用了云铜二字,那么撤三就难以成立。

更加重要的是,哪怕云南矿业通过种种法律手段得以完成诉讼,但这其中的时间成本也不可估量。对于具体时间,孙志峰只跟记者说了四个字,“旷日持久”。

 
网站首页| 关于我们 | 商标资讯 | 转让流程| 新手帮助| 手机网站
24小时免费服务热线:4001-626-628 | 15858991839 童顾问| 13566711441 童小姐| 13735697675李小姐
浙ICP备14039892号-1,公司地址:浙江省义乌市江东街道商博路288号405(创想广场四楼3A05)
义乌商标转让,广州商标转让,温州商标转让,北京商标转让,杭州商标转让,泉州商标转让,上海商标转让,嘉兴商标转让,江苏商标转让 ,常熟商标转让,四川商标转让,服装商标转让,中国商标查询网
100
服装鞋
袜区
商标高
级搜索

回顶部